用游戏讲述难民逃亡之路你能做对这道送命题吗

  Nour是一位难民,她的家乡在霍姆斯——叙利亚西部的一座古城。持续的内战让叙利亚千万个家庭破碎,甚至随时都面临死亡威胁。为了让全家得以逃离战争、远离炮火,Nour踏上了逃难之路,希望在欧洲获得难民资格后,家人再来团聚。

  你是Nour的伴侣Majd,从她离开你身边的那一刻起,你们就在即时通讯软件上保持联系。你的爱人将告诉你她逃难过程中面临的一切。而你也知道,作为她最信任的人,你说的每一句话,都将影响Nour、乃至全家人的命运。

  已经抵达土耳其的Nour正在寻找去欧洲的办法。她遇见一个叫做默罕默德的叙利亚人,他认识一些走私犯,付2500欧就可以带你去东边群山环绕的“保加利亚–土耳其”边界碰碰运气;西边,是平坦易行的“希腊–土耳其”边界,Nour凭着办好的签证理应可以通关,但每一个叙利亚人都在劝说那边已是死路一条;同时,一路舟车劳顿的Nour在小酒馆小酌几杯后,微醺的她,不停地说想要留在伊斯坦布尔的叙利亚人聚居区,默罕默德也承诺聘请她在药店里工作……

  往东、往西、留下来,你会选择哪一条路?这是手机游戏《Bury me,my Love》(将我埋葬,我的爱)的一段剧情。在这款游戏中,你的手机将变成Majd的手机,踏上远征之路的Nour会时不时询问你的意见,或是发来语音或自拍,而你则肩负帮她安全抵达目的地的重任,每一次选择都至关重要。

  虽然呈现形式是游戏,但《Bury me,my Love》的背后却是大量真实的新闻事件,无论是在2015震惊全球的艾兰·库尔迪之死,还是接连发生的地中海沉船事件,都能在游戏中找到影子。而作者设计这款游戏的灵感,也是受到一篇真实新闻的启发。

  它是游戏,更是让玩家对真实新闻有切肤之痛的沉浸式体验,在这段撕心裂肺的逃难之旅中,对战争的残酷和难民的艰辛感同身受。

 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,总统阿萨德领导的政府军与反对派开战以来,在这个地理上连结欧亚各国的战场上,不同势力利益交错,宗教问题、地缘政治、国际局势,令战争持续了八年之久。八年之间,叙利亚近一半人口逃离家乡,据联合国难民署在2018年底的数据,这些人里有670万人逃至其他国家,另外一半则留在叙利亚其他城市。

  截至2018年底,全球流散国外的难民总人口已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2590万。叙利亚目前是全球最主要的难民来源国。另外,从2015年至2018年,4年间共有14157人在尝试穿越地中海前往欧洲的途中丧生,这片海也是叙利亚难民的最主要逃亡路线。

  对于中文读者来说,难民危机离自己很远、所涉国家的宗教、文化和中国也大不相同,而这场危机也不大会波及整个东亚,是一个难以引发共情的议题。对“难民”的理解和关注的焦点,很可能落在一堆不断上升的数字,和争吵不休的欧洲难民政策上。

  2015年9月2日,叙利亚3岁小男孩艾兰·库尔迪在地中海溺亡,陈尸沙滩。这张照片迅速登上媒体头条引起世界关注,人们开始意识到难民身份背后,是一个个在生存边缘挣扎的人。

  艾兰·库尔迪和他的家人在前一天夜里准备横跨地中海,从土耳其去往希腊。搭乘的橡皮艇在刚出发时就被灌满了水,最终酿成悲剧。

  《Bury me,my Love》在去年的第14届IMGA国际移动游戏大奖上,获得了“最具意义游戏奖”。(注:IMGA国际移动游戏大奖,英语:InternationalMobileGamingAwards,简称IMGA,被誉为“移动游戏界的奥斯卡奖”;“最具意义游戏奖”:WINNEROFBestMeaningfulPlay。)在2017年游戏界最具盛名的大奖TGA上,也被提名为“最佳影响力游戏”。

  而我在第一次玩《Bury me,my Love》时,Nour要离开土耳其,我劝她走水路,最后Nour也丧生地中海。同样一片海,同样搭乘橡皮艇,同样地沉了船。Nour浮在地中海上,发来最后的语音(大意):Majd,我太冷了,撑不住了,对不起……听完语音,我竟然眼眶湿了,像是失去了亲人似的难过,立刻打开地图想要回到土耳其重置结局。可是游戏设计为不能存档读档,我只能从头来过。

  原来,在逃难路上,难民们无时不刻不在面临选择,而一旦选错,之前数月乃至数年所做的努力很可能都付诸东流,甚至付上生命的代价。

  《Bury me,my Love》的游戏设计师Florent Maurin,此前是一名记者,于2009年创立The Pixel Hunt,为电视台、纸媒、公共广播公司等制作互动叙事页面、游戏。Maurin曾经在接受IMGA的采访中谈到自己对来自现实世界的故事非常感兴趣,并且非常热衷于用游戏讲述这些故事。

  我问Maurin游戏灵感来自何处,他先聊起过去四年为媒体制作大量互动小游戏的感悟,“工作这么多年后,我在思考如何设计一个更能连结到个人情感的游戏”。2015年,他在法国第二大全国性日报《世界报》(LeMonde)上读到的一篇报道,非常触动,立刻联系了报道记者LucieSoullier和新闻中的主人公Dana,并邀请她们以编辑顾问的身份参与游戏设计。

  新闻里的主人公Dana,今年25岁,家乡在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。她在接受Vice访问时,描述了自己从叙利亚成功逃往德国的路线:从叙利亚出发,经过黎巴嫩,再由人贩子走私到希腊,最后经陆地抵达德国,近两个星期的逃亡耗费了Dana和她同行伙伴1500美元。这一路上,她用WhatsApp和家里人保持联络,分享路上的进展,她也会在聊天群组里发起“小投票”,征询家人关于行程的建议。

  基于Dana的故事,Maurin搜集了4个月的资料,期间多次访问Dana,并阅读了不少其他难民的故事,慢慢和编剧构建出游戏脚本。Maurin坦言,游戏设计中遇到的最大挑战,就是让故事可信。“要让Dana觉得自己和这个游戏是有关系的”,方法之一,就是使用真实世界真正发生过的事情、对话和情景。

  游戏中,Nour正跟随难民游行队伍前往“塞尔维亚-匈牙利”边境,发来消息告诉你据说匈牙利政府封锁了边境线,问你(Majd)是留在塞尔维亚,还是继续跟随游行队伍往前进,寻找机会越过边境?

  你如果尚不知道真实世界的新闻,或许会劝Nour向前试试。但实际上,2015年9月15日,匈牙利政府颁布了一条边境法令,关闭与塞尔维亚的边境。不仅如此,匈牙利是边境管制手段最强硬的欧洲国家,不仅筑起带刺的铁丝网,更出动数百名军警看守边界,以催泪弹、水炮车严防任何跨越边境的行为。

  游戏世界里,我伴随Nour步行约三、四日,走到边境线,Nour描述起戒备森严的匈牙利边境警察,我才想起最近看过的新闻,强烈反移民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(Viktor Orban)曾说:“每一个移民都是对公共安全的挑战”,转而回复Nour,“坐上大巴回塞尔维亚的诺威萨吧”。

  我问Maurin为什么游戏不能存档读档、重置选择,他回答说这不是一款为了玩家体验设计的游戏,“我不想操纵别人的想法。有好的移民,也有坏的移民。”他希望让玩家在游戏中代入自己,用自己的方式思考那些生死选择题。有些也是攸关人性的选择题。

  当Nour乘车从土耳其前往保加利亚时,与另外5个人拼车。车上一行人抵达边界,大家要在凌晨3点的夜色里行山路穿过边界线。同行的Zineb,同样来自叙利亚的妇女,带着刚出生的婴儿和12岁的侄儿,挣扎了2小时,终于没有办法继续往前,而另一位同行的保加利亚人Emmanuel身强体壮,此时已经走在前面很远。天已破晓,一旦Zineb的孩子啼哭,就将招来在附近巡逻的警察。

  “别管Zineb了,人总要为自己考虑”,当这句话脱口而出的同时,别忘了这也是反对接收难民的人最重要的理由。

  玩《Bury me,my Love》的过程,像是谈一场恋爱。一方面,你不容易预测每次回答后剧情的走向,剧情发展会时不时让你感到惊讶;另一方面,游戏在设计上加入很多日常对话会有的细节,让你更容易代入到游戏构造的空间、时间和角色中。

  游戏中,有4个参数会影响Nour每一次的决定,她的士气、她与Majd的关系、预算、身上的物品。这让游戏更有真实感,玩家也更难从预设的选项中窥到剧情走向。

  Nour和Majd是一对夫妻,他们之间的对话会有两人的回忆,也会有属于他们的亲密小动作。Nour有时会忙她的事情,没空理会另一边的玩家,而玩家已经心急如焚,频频查看手机有没有收到Nour的短信。

  这些模拟真实的设定,有助玩家代入自己,慢慢理解集伴侣、难民身份于一身的Nour所陷入的困境,以及Nour的家人Majd,也就是玩家自己所经历的焦急、沮丧甚至失去的痛苦。就像经历了一次身体交换。

  本来因为好玩而玩这款游戏,在经历了Nour死于地中海的结局后,我突然意识到,我可以借此机会从第一视角去看难民的逃亡,再靠融入在游戏中的线索去搜索现实世界对应的新闻报道。一来二去,谁是难民?难民为什么逃?为什么在逃的过程中死?欧洲各国不同的难民政策如何影响难民的未来?玩游戏的过程中,这些问题自然地就在我的脑子里成了形。游戏呈现和文字报道相比,很重要的特点即是以沉浸体验引起读者自发思考、自主探索真实的世界。

  “Bury me,my Love”是一个叙利亚的告别短语,大致意思是“保重,在我死之前,你要活得好好的。”这是真实新闻中,Dana离开叙利亚时,Dana的母亲对女儿的祝福。对于难民这类读者冷感的议题,唤起关注就是重要的一步了。

  全球深度报道网(GIJN)致力于整合并分享深度报道资源,包括报道手册和书籍、国内外公开数据库、数据新闻工具包和深度报道的前沿探索。

  前赴后继的创业浪潮里,有一些东西沉淀下来,比如游戏基因、白领文化、下沉思维。详细

  小鹏汽车面临的问题也是很多造车新势力们共同的问题。详细

  二次元,或者说弱化二次元之路,断腕虽然痛苦,却是有必要的。详细

  虽然这些年中兴遇到了很多问题,但终归还没有出局。活着就有希望,不是嘛?目前物联网这么火,5G也快来了,将来会怎么样,谁敢断言呢?详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