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医疗执棋者王涛:破出医疗之茧

  中国医疗市场是个大蛋糕,也是块难啃的骨头。优质医疗资源稀缺与分布不均,医疗服务体验不佳,基本社会医疗保险资金压力提升。各种问题交织,让整个行业的改革推进缓慢。

  线道之间,错综复杂。王涛面对的是一场局局新的对弈,用意深微,均考验着这位执棋者的智慧。

  王涛16岁考入南京大学少年班计算机专业,20岁留美攻读计算机硕士,毕业参与了微软Windows Media、Office等产品的研发。曾经担任金山软件CTO,和雷军搭档推出国内第一款大型网络游戏《剑侠情缘online》。2004年,他加入阿里巴巴集团担任集团技术副总裁,2007年晋升为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兼阿里软件总裁,是马云早期“五虎将”之一。

  之前,王涛曾担任金山软件CTO,主持推出中国最早的办公软件WPS windows版,金山杀毒、金山词霸,以及中国最早的网络游戏《剑侠情缘online》等著名软件产品。

  2013年,受马明哲的邀请,王涛加入平安集团,出任平安健康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,主导平安集团健康入口的搭建。2014年8月,王涛带领着一支30人的团队,孵化平安好医生APP,并开始筹备注册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人年轻时候的容量与宽度,会决定日后建立起的格局与勇气。要做一名运筹帷幄的棋手,既要有深邃缜密的思维,也要有决策千里的谋略,这样才能敢做别人无法拍板的决定。

  平安好医生内部的一位员工说,王涛是一个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在A与B的选择里,经常能做出异于常人的决定,而这恰好成了平安好医生有别于竞品的关键。

  王涛坦承,若要说这些年的纠结与苦恼,彼时对于自建医疗团队的执着最记忆犹新,也是他和创始团队意见分歧最严重的一次。

  2014年前后的创业环境,讲究唯快不破。以速度换市场的论调,充斥耳边,快速出战略,快速执行,快速有成果、快速起量。至于服务,“我们会完善”;对于盈利,“有流量就不怕”。清一色的创业宣言,让平安好医生的构思初期,也想过快速圈起业务。一来,不少阿里出身的创始团队,对轻资产的平台模式驾轻就熟。二来,平安好医生在互联网医疗的棋局里,并不是第一个落子的公司,想要获得先机,时间紧迫。

  2010年前后,包括BAT在内的各大机构,都开始了医疗方面的布局。2011年,春雨医生以轻问诊起步,提供医患交流平台,以提高医生闲置时间的利用率。阿里、腾讯则分别以“未来医院”和“智慧医疗”的平台战略,将信息化技术手段嵌入到挂号、预约、支付、药品采购等服务环节。

  全球来看,医疗几乎是每个国家最为封闭、复杂、保守的领域。服务者(医疗机构)、消费者(患者)和支付方(医保)三方独立,而在这个生态体系中,又以掌握核心医生资源的医院话语权最强。《颠覆医疗》作者、美国著名医学家埃里克.托普将整个状况形容为医学之茧,交织着体制、固有观念、医学知识的复杂性等多种关系。

  王涛希望平安好医生做的,是在盘根错节的关系里,理出一条行之有效又能让多边满意的链路,患者能够获得有效的医疗资源,医生能够得到与之付出匹配的回报,社会能够借此缓和就医压力、降低医疗成本,甚至产业链条能够被激活。

  “不能再用电子商务的方法论,去走医疗的路。”对于王涛来说,要么出众,要么出局,没有中间选择。他决定让平安好医生拥有自己的医疗班子,而且是从专业医疗体系中“圈优质的医生”,通过医网、药网、信息网的建设,同时连接保险支付方,统一、协调、平衡支付方、服务方(医生、医院、药房)、病患的三方利益,最终实现 HMO(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)的服务闭环,以此区别于同行。这其中有使命感,也有变现模式的考虑。

  王涛要招募医生的想法,被团队成员泼过冷水。“通过互联网搭建健康问诊平台,这种交流形式老百姓不一定买账,支付会是问题。再者自建医生团队,不像招募一个产品团队这么简单,说服医生脱离体制需要勇气、资金和一个可预见的未来。”有人不客气地说,这么玩肯定入不敷出。

  “我觉得那时候没有选择。”王涛说,取名平安好医生,道理很简单,看病难不是难见到医生,是难见到好医生,尤其在低线城市。“由于分科室、医疗资源分配不均,兼职+抢单模式行不通,线下的医生兼职线上询问,究竟顾哪头?很多现实问题根本没办法解决。”

  王涛坚持需要对医生有管理权和话语权,才能谈效率和质量,“既然我们不能面对面询问,就要在交流的时候更仔细、时长更久。”

  2014年8月起,平安好医生组建起了一支医疗队伍,从线下坐诊到线上导诊,成为健康管理的守门人。

  平安好医生的办公室白墙上,贴着公司的愿景:为每个家庭提供一位家庭医生;为每个人创建一份电子健康档案;为每个人制定一个健康管理计划。上医治未病,平安好医生为医生重新定义了价值。

  王涛的班子,包括首席运营官白雪、首席产品官吴宗逊、首席技术官王齐,均是互联网出身,知道数据的力量,也了解数据在整个医疗领域的缺失。“互联网技术的效用,是能够留存数据,不管语音、图片、文字,我们打上标签、时间、病症,为每一个人建立起电子健康档案。前提是,获取的方式有效、服务体验良好。”王涛希望,平安好医生这个入口的吸引力,能来自一群专业的医生。

  平安好医生的招股说明书显示,在员工福利开支部分,2015年末为1820万元,2016年末增长至5380万元,2017年前9个月的薪酬支付额高达5660万元。开支主要用于自有医疗团队的薪金。

  回头看这个路线,依旧很重资产,也很冒险。幸好平台一经问世,注册用户和日活数据就证明了市场的热情。2016年8月,平安好医生APP上线亿。而最新披露的中报数据显示,平安好医生注册用户数已经突破了2.28亿,月活跃用户数达到4860万,日咨询量突破了50万。

  QuestMobile发布的《2016年中APP实力榜》显示,截至2016年6月,平安好医生的月活跃用户(MAU)达到2774万,同比增长率为1052%,线年时就已挤身MAU千万级俱乐部。